美国媒体文章:中国不是日本,美国不会采取同样的策略。
2019-11-29

    美国媒体文章:中国不是日本,美国不会采取同样的策略。

    参考新闻网12月13日报道,《福布斯》双周刊网站12月8日刊登了长岛大学经济学教授帕诺斯·默多克塔斯的一篇文章,说美国不应该用日本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说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不应该用日本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如果这行不通,也将使世界贸易和金融体系面临风险。

    文章认为,美国对华贸易摩擦与80年代初美日贸易摩擦相似,美国通过一系列艰苦的谈判赢得了对日贸易战,其中包括对进口日本产品的关税威胁。

    美国现在似乎在与中国打交道时采取了与日本相同的做法。外汇报价网站Daily FX的高级汇率策略师伊利亚·斯皮瓦克(Ilia Spivak)表示:“关于华盛顿如何赢得与中国的贸易战,上世纪80年代美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战似乎是一个积极的例子。事实上,华盛顿的做法似乎受到了现任美国贸易代表莱特海瑟(Letterheiser)的巨大影响,莱特海瑟是里根政府时期美日贸易谈判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但文章认为,美国似乎无力以和日本打交道的方式与中国打交道。原因有很多。原因之一是中国是一个新兴国家,而日本当时是一个发达国家。对于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国家来说,把出口而不是国内需求作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正常的。当时日本的情况并不正常。

    此外,中国已经采取措施减少对出口的依赖。尽管(当时的中国和日本)有一些相似之处,但它们是肤浅的。1985年《广场协议》签署前,中国对金融市场,尤其是外汇市场的控制比日本严格得多。这给了北京更多的政策空间。近年来,中国减少了对外贸易的依赖,减少了对外贸易的影响。

    中日两国在竞争力方面也有所不同。在日本与美国同行直接竞争之前,它发展了许多技术密集型产业,如汽车、消费电子产品、机床等。

    中国的情况并非如此,中国尚未发展出对美国同行构成重大挑战的技术密集型产业。

    文章认为,两次贸易战的背景和环境是另一个不同点。20世纪80年代的美日贸易战是在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下进行的,GATT是一个旨在降低包括日本在内的国家之间关税的非正式贸易组织。当时,各国之间的关税很高。

    现在,WTO早已取代了GATT,争端在WTO的框架内发生。WTO是一个正式的贸易组织,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成员之间的产品贸易的关税水平已经降低。

    最后,文章还认为,中日两国的历史应该加以考虑。与日本不同,中国在历史上从未屈服于外部压力,即使可能性很小。美国对中国的压力对国际金融体系是危险的。

    [延伸阅读]香港媒体:中国正在告诉美国不要推出新版本的广场协议。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说,北京将不会屈服于华盛顿的恐吓和胁迫,因为香港和香港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在9月1日的香港南中国早报网站上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并准备实施新一轮的关税。

    报道说,崔天凯8月30日在华盛顿智囊团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讲话,承认中美关系正面临“非常大的问题”,有理由担心两国间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竞争和对抗。

    他说:“当然,也有很多人担心中美关系的未来,担心目前的形势会对中美关系的未来产生影响。”

    “我敦促那些相信另一个广场协议可以强加于中国,中国将屈服于恐吓,威胁和不正当的指控,放弃他们的幻想,”他补充说。

    报道称,中国大使直言不讳,批评特朗普的高级顾问。

    “一些高层人士,或者那些在经济和战略问题上为国家领导人和政府部门提供咨询的人,缺乏足够的常识,”他说。

    他说:“这些人认为……他们可以通过责备别人来逃避责任,比如解决日益增长的国内经济和社会分裂,并且相信他们可以通过到处制造敌人来使自己“伟大”。

    报道称,中美许多专家表示,空前的贸易对抗使两国关系陷入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恶性循环。

    报道援引崔天凯的话说,尽管中美高层对话自6月初以来已经停止,但他仍然抱有希望。

    “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对当今世界的现实有清醒的认识,对两国的共同未来有清醒的认识,我们就能克服目前的困难,在未来建立更加牢固和稳定的中美关系,”他说。

    他强调,任何谈判都必须在相互尊重和“相互诚信”的基础上进行。中方一贯致力于相互尊重,采取兼顾双方利益的平衡方式,通过认真、务实、实质性的谈判协商解决经贸问题。”

    他说:“这个过程必须能够释放彼此的善意,反映彼此的诚信。”这样,解决经贸问题就不会那么困难。

    崔天凯,中国驻美大使。新华通讯社

    (2018-09-0214:30)

    [扩展阅读]:如果日本自身表现良好,它可能担心美国贸易战。

    参考新闻网11月22日报道,日本的《追捕》双月刊登了一篇文章《日本即使发生美日贸易战,也不会失败》,文章说,日本和美国的商品贸易协定(TAG)的谈判引起了极大的混乱和焦虑。TAG是日本政府创造的一个术语。在《世界贸易协定》中没有这样的声明。FTA(经济合作协定)主要用于国际自由贸易协定。看看日美首脑会议的联合声明,我们可以看到,谈判的目标领域不限于“货物”,“双方将开始谈判,以期在其他重要领域,包括服务业,早日取得成果”。这些声明表明,投资、知识产权和不公平的贸易做法将成为谈判的目标领域。

    如果日本承诺与美国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就有可能作出更多让步,可能超过TPP或日本与欧洲联盟签署的经济合作协定。如果是这样,在明年的统一的地方选举和参议院选举中,农民的投票将给安倍政府带来巨大的压力。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安倍首相试图避免的是与美国谈判自由贸易协定。因此,安倍政府无可奈何地创造了新术语TAG。

    等同报复胜过自我提高

    文章认为,日本不应该为美国的行为而欣喜若狂。回顾日美贸易谈判的历史,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日美贸易谈判都以日本的失败而告终,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日本从未真正失败。

    文章认为,日美贸易摩擦始于1965年后,当时美日贸易收支出现逆差。从1969年开始,纺织品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发展成为钢和彩电,从80年代开始发展到汽车和农产品、半导体、计算机等。这些领域的产品被美国政府一个接一个地攻击。每次,日本政府都屈服于美国的压力,接受美国的自主限制或扩大当地的生产。日本没有实施对等的报复性关税。但情况是,美国越欺负日本,日本工业就越强大。例如,日本汽车制造商目前在美国本土生产400万辆汽车。此外,来自日本、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日本制造商已向美国出口670万辆汽车,占美国新车销量的近40%。

    农产品也是如此。在日本市场上,根本就没有美国大米。日本柑橘由于品种的不断改良,非常美味,在日本国内市场完全压倒了美国柑橘。美国樱桃很便宜,但是在山形县的日本樱桃面前,它们也是失败的。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家人正在种植花生,但即使是花生,当日本打开市场时,也促使日本消费者认识到日本生产的千叶花生质量更好。牛肉也是如此。与美国牛肉相比,澳大利亚牛肉更受欢迎,而日本的国内牛肉并没有减少。

    文章认为,日美贸易摩擦的历史教训有三:一是美国必须在政府谈判中取胜;二是即使美国政府实现了自己的目标,美国的产业竞争力也不会提高,没有这样的先例。第三,受美国欺负的国家的产业将更早地受到全球化的影响而变得越来越强大。

    特德的“欺诈”伤害了他人和他自己。

    这意味着TAG谈判将不限于“货物”。两国首脑会谈的声明中提到的服务、投资、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和工业补贴、贸易惯例和汽车,实际上都将涉及FTA谈判。但是日本人不必害怕。因为特朗普用“贸易失衡”这个话题欺骗美国人民。

    此外,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是这场辩论开始时的一个错误。美方表示,日本购买更多美国商品是不公平的。什么是正义?首先,没有公平的定义。

    因为日本有1.26亿人口,每个日本人购买1美元的美国商品,也就是1.26亿美元。美国的总人口是3.28亿,每个美国人购买的日本商品的数量是3.28亿。也就是说,当两个国民购买彼此国家的同等商品时,美国对日本的贸易赤字是2亿美元。这是人口差距的自然结果。也就是说,为了消除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贸易不平衡,日本必须购买美国人购买的2.6倍的美国商品。

    根据这篇文章,特朗普的贸易战只是声称他“赢得了谈判”的支柱,对双方都不利。特朗普的支持者迟早会理解这个骗局。

    (2018-11-2213:04:04)

    日本媒体说,日本在美日贸易谈判中升起了白旗:美日贸易谈判有一个很好的计划。

    参考新闻网9月29日报道,日美两国领导人就启动包括关税削减在内的新贸易谈判达成协议。事实上,日本向美国特朗普总统升起了白旗,特朗普总统正在努力减少贸易赤字,并强烈要求进行双边谈判,但试图用“货物贸易协定”(TAG)这个奇怪的术语来扰乱国内舆论。日本对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为中心的多边路线的描绘越来越模糊。

    据共同社9月28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9月26日在纽约结束了日美首脑会议,他说:“这完全不同于全面自由贸易协定(FTA)。日本对日美自由贸易区有很强的过敏性,这直接关系到农产品等市场的开放。发挥经济再生作用的向茂先生还补充说,“原则上,只有货物贸易,不包括投资和服务领域的规则”,但由于关键关税已成为谈判的主题,显然不能消除农民的不安。

    报道称,联合声明称,在TAG磋商后,还将进行投资谈判,美国认为这是达成自由贸易协定的重要步骤。在会谈中,特朗普指出“日本一直不愿开始谈判”,并预言“日美双方对谈判结果都会感到满意”。

    日本也有专家对政府的解释表示失望。东京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宣红铃木说:“TAG是自由贸易协定。FTA的这种诡计应该通过秘密改变词语来避免。如果我们的心理状态正常,我们应该感到羞愧和尴尬。

    报道称,日本在峰会上的首要任务是避免美国考虑对汽车征收关税。日本汽车工业就业人口占总人口的近10%,出口超过16万亿日元(约合9720亿元),占总出口的20%。预计25%的关税上调将使丰田负担约4700亿日元,可能动摇日本整体经济。

    报告还说,日本政府认为美国政府不会改变其强硬立场,并意识到双边谈判,因此以欧盟(.)为参照。欧盟是第一个与美国达成协议的国家。欧盟提议就废除汽车以外的工业产品关税进行谈判,以避免对汽车征收更高的关税。回想起来,日本政府经济部的干部们说:“日本这个弱势国家,只能有效地模仿欧盟。”

    报道说,根据特朗普迄今为止的言行,日本准备在会谈前作出实质性让步,但是该干部说,“日本的建议被完全采纳,感到担心是徒劳的”,并吹嘘会谈的结果。

    报告还指出,日本对维持其在农牧业领域市场开放的TPP限制内的立场感到宽慰,但该协议几乎找不到任何有利于日本的因素。日本在TPP中削减牛肉和其他商品关税的承诺适用于美国作为既定路线,而美国同意取消汽车关税的可能性为零。

    报道称,在今后的谈判中,感到不满和退出TPP特朗普“真正满意的是同一内容,还不清楚”(经济部干部用语)。至于汽车关税的冻结,归根结底,这只是一个口头承诺,“特朗普可以摆桌子推翻这件事”(汽车制造商相关人士)的不安难以消除。

    报告最后指出,美国政府已迅速采取待命立场。美国贸易代表莱希泽(Lethizer)积极地将一些领域描述为“希望在几个月内显示成果”,而农业部长佩杜(Per.)则表示,“日本是一个重要客户”,并已制定了扩大农业和牲畜出口的良好计划。

    (2018-09-2908:59:31)

    日本媒体:日本新的《商业白皮书》批准了美国的贸易保护,但“不想再说了”。

    参考新闻网7月11日报道,日本媒体说,日本的经济和工业接班人广岛向内阁会议报告了2018年7月10日版的《商业白皮书》。白皮书批评美国的保护主义贸易政策是“对基于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自由贸易体制的挑战”,担心这会对全球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据共同社7月10日报道,白皮书还提到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之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已经开始重新谈判,分析显示,美国汽车制造商可能比日本资助的企业受到的影响更大。一旦NAFTA被放弃,美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将有5万人失业,强调自由贸易的重要性。

    报道称,白皮书还描述了互联网通过国际电子商务(EC)激增的现状。2016年,中国消费者在日本的在线交易额超过1万亿日元(约合594亿元),2017年保持增长。白皮书认为,这是日本企业提高绩效的良机。

    据日本经济新闻网7月10日报道,日本政府于7月10日向内阁会议提交了2018年版的《商业白皮书》。《白皮书》指的是美国内容有限,由于其自身的霸权地位而与其他国家发生冲突。它还希望避免对7月下旬的日美部长级贸易谈判产生负面影响的可能性。

    日本的贸易白皮书自1949年以来每年出版一次,今年是第70次。在没有索引的324页中,名为“中国经济快速变化”的项目已经达到87页,占整个白皮书的30%,共98页。

    根据白皮书的分析,中国在世界上的存在意识进一步增强。例如,2017年,最大的进口来源是中国,占世界总进口的57个国家,占世界总进口的30%,这打开了与排名第二的美国(28个国家)的差距。2000年,日本是印尼、泰国和韩国最大的进口国,但现在它已被中国所取代。

    报道称,白皮书提到美国对保护主义的内容只有30页短。主要是指日美首脑会议和2017年2月以后的日美经济对话,强调合作的重要性。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针对日本发起的钢铁和铝制品进口限制,经济产业中充分地发挥了“日本未被排除在外”的言论,但特朗普没有讨论对汽车的附加关税。日本经济、工业和工业部表示“写得太迟了”,但特朗普在4月中旬暗示要提高关税,并在5月下旬就征税问题展开讨论。有关政府人士认为“不要因为内容冗余而过度刺激美国”,显示出对美国的“投机”。

    (2018-07-1100:14:02)

    日本媒体:中美贸易摩擦与日本半数出口企业首当其冲

    参考新闻网8月20日报道,日本媒体说,日本工业经济新闻社对121家日本主要企业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表明,受美中贸易战过热的影响,半数以上的企业绩效受到影响。

    据日本新闻社8月14日报道,除美国和中国对日本出口企业征收报复性关税外,日本企业还对日元升值、美元贬值和股市下跌表示关切。然而,超过60%的受访者认为,通过《不包括美国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日本与欧洲联盟(EPA)经济合作协定》将大有裨益。

    报道说,对于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经济强国,美国和中国对彼此实施制裁和关税,3%的企业回答“严重影响”,49%的企业回答“有些影响”,零企业回答“带来良好影响”。

    精密设备公司表示,“中美之间关税的提高影响了中国对美国产品的进口”。出口商受到直接打击。

    报道称,在外汇市场上,随着贸易战风险的增加,日元相对安全的买入和美元的卖出趋势增加,从而导致日元升值,日本出口商的盈利能力下降,并因此导致股价下跌。对于这种负面的连锁反应,饮料公司声称“经济的恶化导致消费的下降,这对公司收益有负面影响”。

    根据这份报告,54%的企业表示他们比2018财年初更担心贸易摩擦。许多企业担心未来。他们认为“如果各国以报复性关税对抗美国的单方面措施,世界贸易将会萎缩,经济将会恶化”。

    因此,许多企业采取了防范措施。电机企业表示,“将备件从中国企业采购到其他亚洲企业”。银行公司说,他们已经在华盛顿特区设立了新的办事处来收集信息。

    另一方面,鉴于日本政府主导的大型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已经完成,63%的企业认为TPP将给公司的业绩带来好处,61%的企业认为日本和欧洲的EPA将给公司的业绩带来好处。

    日本参展商展出的日本式首饰礼品。

    (2018-08-2011:09:04)回到搜狐,看看更负责任的编辑: